笔趣推文

32.南柯梦(十)(第1/2页)

笔趣推文【biqutui.com】第一时间更新《没什么事是一只妖怪解决不了的》最新章节。

陈容和无三相越过了千山万水,走走停停,时不时还蹲下来挖一挖坑玩一玩泥巴。

他们遇到了各种不同的妖怪,陈容能放走的都放走了,能不杀的都封印了,就是他身上那些大大小小封印妖怪的东西鸡零狗碎地挂了一身,就连无三相脖子上都挂了好几串,叮铃哐啷的,活像某迷-信-团-伙头头和他那能“通灵”的“保家仙”。

陈挚:……为什么不放进储物袋?

看到这个阵仗才发现拾玉果然是个好东西,一下就能将那些妖怪全装进去了。

一天,陈容在一个山抱水环的城池城墙下挖了一抔(pou)泥土,他兴奋地大叫:“小狐狸,找到了找到了,我们找到了,这就是息壤。”

哦,原来找的是息壤,难怪一路过来老玩泥巴,陈挚这么想。

传说息壤是盘古的化-身,是孕育万物的始源。

陈容收好了息壤,对无三相说:“今晚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动身回去。”

说是住一晚,但是陈容并没有进城,原因很简单,陈容是个没钱的穷比。

这一路过来,陈挚已经发现,陈容吃住都在野外,吃的是他自找的,住的地方随便得很,常常是席地而睡,只要有片树叶盖着就是被子了,就算进城他也是跟个乞丐一样睡在城墙边。

对此,陈挚这个虽说家里不算十分富裕,但也称得上睡惯了高床软枕,就算穿到这里来了也没露宿过街头的人,实在是有点难以接受。

当晚,陈容就睡在城外最大的那棵树的树枝上,无三相窝在他怀里只露出两个呼吸的鼻孔。

陈挚随着陈容两只眼皮一合,忽地场景又是一转。

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带着一只明显十分幼态的小黑狐狸崽子四处撒欢。

从面容上不难看出,这应该是小时候的陈容和无三相。

这小陈容跟陈挚梦里见到的长大的陈容很不一样,一副屁颠屁颠没心没肺的小屁孩样子,小无三相也不似无三相,行为更接近一只家养的宠物小狐狸,就是那种玩开了还会露出肚皮让人挠的宠物。

小陈容和小无三相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跟在一帮半大孩子屁-股后头上山掏鸟下水摸鱼。

快乐的笑容就没在小陈容的脸上消失过,就好似他从来不需要忧愁任何事情一样,就连小学毕业很多年身为大学生的陈挚都能感受到小陈容的快乐。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日升月落,只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久到陈挚快要忘记时间在流逝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点不大对劲的地方。

虽然陈挚只梦见过两次陈容,但是陈容和无三相一直不是在斩妖除魔就是在斩妖除魔的路上。而这小陈容和小无三相好似不会长大,且他们的生活太平凡了,日复一日都是一些普通人鸡零狗碎的平凡生活。

陈挚当初跟陈道尹练习使用灵力的时候,从陈道尹那话里话外透露的信息,不难看出他对先祖的崇拜和骄傲,以及对现在族人没能发扬壮大陈氏一族的哀叹与悲惋。

据陈道尹所说,先祖陈容那个年代,因为人和妖的大战已趋白热化,几乎是全员皆战士的状态,陈氏族人因为天生灵力,即便年纪尚小的稚孩不能加入人和妖的大战中,也是积极且机动的后勤人员。

意思就是根本不可能有像此时这梦中小陈容和小无三相这样跟着一大群小屁孩子漫山遍野疯跑撒欢的时候。

这些都只是陈挚一瞬间的想法,此时他虽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所见的仍是小陈容光着屁-股蛋、头顶小无三相在河里如同一尾游鱼逆流而上,溅起的水花将他脸上的笑意衬得格外耀眼。

不过很快他就慌慌张张从水里爬上岸了,衣服都来不及穿上抱着就脚底抹油般跑了。

因为他老娘拿了根又细又长的树枝正从那边快步过来,一边走一边嘴里不停念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科研大佬是年代文真千金全球通缉破产后和死对头结婚颓欲前夫非我不可,怎么办今日宜生无限世界打饭阿姨变成玩家后算了穿成年代文早死亲妈对照组[六零]抗战,我给老李送装备退圈后靠编剧爆红娱乐圈我见犹怜[快穿]撞入你怀里万人嫌重生后稳定发疯她们全道门都是我迷弟因她无能,四位夫君不圆房我把自己雕塑成神[无限]干了这碗狗血陛下今天火葬场了吗(重生)住对面的漂亮姐姐把反派肚子搞大捡到一个鲛人老公[星际]参加男团选秀的我只想演戏 [娱乐圈]帝王劫今天大佬飞升了吗?靠精神力种田养崽大佬和她的娇夫[快穿]便利贴,请实现我的心愿吧!揽流光春日灿灿放开那个黑暗哨兵!柑橘味盛夏星际第一人偶师改写团灭漫画的结局倾城佳人在八十年代当富婆[重生]我的旅馆攻略失败,但修罗场空间囤货:末世度假建造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