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推文

第9章 小毛桃、傻丫头、老太太

大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推文biqutu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地之瓜,有苦有甜。于天任这边替古人担忧,二狠子那边却满不在乎。

事已至此,担忧无用,只能好言劝二狠子这阵子尽可能的多警惕着点儿,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的。

二狠子爱搭不理的点头说好,让好哥们儿不必替他操心。

于天任见二狠子烂掉的两根手指头仍在滴血,于是将擦汗用的旧毛巾递给二狠子,让二狠子赶紧包扎一下。

二狠子没有伸手去接那条旧毛巾,而是嘴角上翘,发出淫笑:“帮我看着摊儿,我找小毛桃去。”

于天任猛一愣怔,随之将脸一沉,数落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找窑姐儿?你别是傻了吧?”

“去你的,你才傻了呢。”二狠子依旧淫笑,“我找她,是让她给我治伤。”

“放屁!她会治伤才怪!”

“傻巴,你懂个屁。我说她有药,她就有药。她那个药随身带,藏于脐下三寸外。”

说着话,将那只好手的食指和中指竖起来在于天任的眼前快速抖了几下。

“我拿这俩好手指头抠点儿药汤出来,泡一泡我这俩烂手指头。嘿嘿,不出三天,准好!”

把话说完,大笑不止。很是嚣张,十分猖狂。

小毛桃,北门外“春风班”的姐儿,岁数不太大,二十刚出头,已经跟二狠子当了两年老相好了。

按照暗门子里面的话术来说,二狠子是小毛桃的“热客”,小毛桃则是二狠子的“熟姘”。

您想呀,都已经热了熟了,俩人还能不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二狠子跟于天任不是手足胜似手足,俩人无话不谈,与小毛桃之间的那些事儿,二狠子从不隐晦地跟于天任显摆。

于天任尽管没有见过小毛桃,但猜也能猜出,小毛桃一定是个长相不俗的女子,要不然也不能让二狠子铁了心的当她的“热客”。

二狠子的事,于天任管不了,也就只能不管。二狠子让他帮着看摊儿,他也就只能帮着看摊儿。

“东西卖完了,篮子搁哪儿?”于天任傻兮兮地问。

“说你是榆木疙瘩,你还真是榆木疙瘩。还能搁哪儿,送我家去呗。你上我家送篮子,不正好能见着我妹子么。傻巴,我这可是成全你,你可别不知好歹。另外——见着你老丈母娘,该说什么话就不用我教你了吧?”二狠子咯咯坏笑着说。

于天任傻笑着挠头皮,光会“嗯嗯”,不会说话了。

“傻巴,瞧你那傻揍性。得嘞,我走了,你自个儿傻嘿嘿吧。”

说完,二狠子转过身,晃着肩膀,迈着大步,连说“借光、借光”,从拥挤中穿插着走远。

“二爷,您威风。”

“二爷,您牛气。”

“二爷,您来套煎饼馃子。”

“二爷……”

二狠子俨然成了老地道外许多穷根子心目中的大英雄。打这一刻起,他成了老地道外这一亩三分地上备受尊敬的“二爷”,除了一个于天任,没人再敢直呼他为“二狠子”。

眼瞅到了晌午头上,各路买卖家也都该收摊回家各找各妈了。

二狠子将锅中已经冷却的油倒进一个大号铁皮桶里,扣好盖子后,将油锅、油桶,连同各种零碎,一并存放在几米外,田二婶子家的一间小破屋里。

这位田二婶子,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寡妇,没儿没女没依靠,日子过得别提多糟心。

于天任跟老地道外一些干小买卖的同情她,于是就把糊口的家当存放在她家一间闲置的小破屋里,每月给她三角五角,权当周济她一条活路。

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天任积攒善心,备不住哪天就能有好报。

可究竟哪天才能有好报,也许只有鬼才知道。

于天任将卖剩下的糖粘子和炒蹦豆全都给了二婶子,他两只手各拎着一个空篮子,边走边傻笑,让大伙儿瞧着莫名其妙。

“小于,捡着钱了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柑橘味盛夏[综]老师,菜菜,捞捞小人鱼在娃综成了团宠无限世界打饭阿姨变成玩家后星际第一人偶师全球通缉放开那个黑暗哨兵!算了末世之捡了个沙雕非正式娱乐[娱乐圈]天生富二代[九零]穿成年代文早死亲妈对照组[六零]颓欲全道门都是我迷弟在八十年代当富婆[重生]干了这碗狗血前夫非我不可,怎么办退圈后靠编剧爆红娱乐圈今天大佬飞升了吗?帝王劫女官与匪[咒术回战]种花家交换生春日灿灿靠精神力种田养崽住对面的漂亮姐姐我见犹怜[快穿]陛下今天火葬场了吗(重生)我把自己雕塑成神[无限]倾城佳人和前夫哥重逢后因她无能,四位夫君不圆房撞入你怀里破产后和死对头结婚揽流光她们科研大佬是年代文真千金空间囤货:末世度假建造安全屋万人嫌重生后稳定发疯参加男团选秀的我只想演戏 [娱乐圈]在赛博世界创造怪谈